如果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计算的话,新加坡在全球最富有国家内名列第四。1965年后,新加坡经济迅速成长,使之逐渐发展成为新兴的发达国家,并因此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重工业方面,主要包括了区内最大的炼油中心、化工、造船、电子和机械等,拥有著名的裕廊工业区(Jurong Industrial Park)。国际贸易和金融业在机场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是亚洲最重要的金融和贸易中心之一。此外,新加坡也是亚洲的区域教育枢纽,每年吸引不少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等地的留学生前来升学,为国家带来丰厚的外汇和吸纳许多人才。旅游业也在总体经济结构中占重要比例,游客主要来自日本、中国、欧美地区和东南亚其他国家。

  早期的新加坡是个众多跨国公司在东南亚投资的首选地,得益于新加坡稳定的政局、廉洁高效的政府以及较低的成本。但是随着人力成本的提高,以及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工商发展,新加坡的这些优势逐渐丧失,许多工业、制造业纷纷外迁。然而受限于自身环境,易受全球经济萧条影响,尤其2003年肇于SARS因素,新加坡当年GDP负增长率达2.2%,迫使政府开始考虑其他的发展政策。新加坡政府长期鼓励私人创业以及依靠中国及印度的崛起调整经济结构,鼓励企业到新兴工业国家拓展投资,但还未见成效。

  新加坡的旅游业十分发达,每年来访本地的外国游客逾900万人次,其中中国游客人数增长最显著,主要是由于政府减少了中国的公民签证程序、以及延长逗留的时间所致。为进一步鼓励旅游业的发展,新加坡也非常重视廉价航空的发展趋势;除了建立两家私营的廉价航空公司外,也鼓励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廉价航空公司将新加坡列为目的地之一,也表示愿意降低樟宜国际机场的费用。

  成立于1974年的淡马锡控股是新加坡政府所全资拥有的几家公司中知名度最高的,却始终保持神秘,自成立起到2004年9月期间从未公布过财务报表。作为豁免私人企业,淡马锡控股不必像上市公司一样公开每年的财务报表,因此一直以来对该公司的传闻都不断。该公司掌控了包括新加坡电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银行、新加坡地铁、新加坡港口、海皇航运、新加坡电力、吉宝集团和莱佛士饭店等几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营业额最大的企业,此外,该公司也参股新加坡两家媒体——新加坡报业控股和新传媒,因此可能间接进行言论管制。曾有国外媒体估算,淡马锡控股所持有的股票市价占到整个新加坡股票市场的47%,可以说是几乎主宰了新加坡的经济命脉。也因如此,新加坡的经济模式被称作是“国家资本主义”,即通过国家控制的私人企业来进行投资,主导以私营企业为主的资本市场

神秘的淡马锡控股

  淡马锡控股除了投资新加坡本地市场外,也把亚洲市场和发达国家市场视为投资终点,目前大约一半的资产是在新加坡以外地区。其中主要的投资包括马来西亚电信、印度的ICICI银行、澳大利亚第二大电信公司Optus。近年来该公司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投资,对中国的首家私营银行民生银行表现出兴趣。2010年11月1日淡马锡控股宣布注资4亿美元,入股巴西石油与天然气服务公司(Odebrecht Oil and Gas,简称OOG),将持有该公司14.3%的股权。Odebrecht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建筑工程公司,旗下石油与天然气服务公司自1950年代起即持续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维持伙伴关系。 战略投资 建设银行 - 6.15%,132.07亿H股 民生银行 - 10%,以4亿美元购入 中国银行 - 13.79%,,合共104.8亿股,2006年2月17日以15.2亿美元购入 渣打银行 - 19.11%, 3.695亿股 巴克莱银行 - 2.1% 中信资源 - 11.47%,合共6.94亿股。 ICICI7.28%,印度第二大商业银行 富敦资金管理公司(Fullerton Fund Management) 丰树产业私人有限公司 印尼Bank Danamon69·5%股份 印尼国际银行(BII) 56·9%股份 印尼Permata银行64%

  截至2011年3月底止,集团投资组合价值约1930亿新元

  但是,淡马锡控股显然不是最神秘的公司。新加坡政府的另一家投资公司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则更为神秘,成立于1981年5月22日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简称GIC是新加坡最大的国际投资机构,负责管理新加坡政府大部分海外资产,成立之初由李光耀亲自担任主席,吴庆瑞担任副主席,但李光耀依然担任公司董事长。现任总裁为李一添,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曾被邀请担任GIC顾问

  GIC目前管理的资产超过3000亿美元,它的投资遍布全球30多个国家2000多间上市及未上市公司。其中北美占50%、欧洲占25%,东亚及东南亚占25%。GIC于1995年即进入中国大陆,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发起股东之一。在台湾,GIC也是其QFII史上最大的投资人之一。

  由于公司为非上市公司,虽然负责管理政府资产却从不公布财务报表、高层管理人员薪资等基本情况,引起一些批评人士的担忧与指责,特别是李光耀本人依然担任该公司最高管理职务,更引发外界猜疑。

院校风光 更多>>